來源:映象網

  原標題:《鄭州房東扎堆求租客 不少業主選擇降低租金吸引租客》

  映象網訊(記者阮海峯 實習生 杜淑慧 文/圖)近日,一則“鄭州房東想把房租出去有多難”的視頻,刷爆朋友圈和微博。租房過程中遇到了什麼問題?最普遍的租房痛點是什麼?一系列租房問題引發各界關注。

  網傳“鄭州房東想把房租出去有多難”視頻截圖

  房屋中介:房源多租客少 鄭州租房市場理性發展

  在視頻中,房東被一堆出租信息包圍,四處張望等待着租客。映象網記者觀察到,該視頻所顯示小區位置在南四環附近,地理位置較為偏僻,所以租客很少。再加上出租信息不對稱,出現了房東扎堆求租客的現象。

  其實不僅南四環有這種情況,在鄭州其他區域也有類似情況。11月19日,映象網記者走訪鄭州多家房屋中介公司瞭解到,目前房屋租賃市場的現狀是:每逢年底,就進入淡季。

  “對於租房的人而言,春節前一個超低租房的好時機。到了年底,部分人由於工作變動、租約到期等原因而退房,從而導致這個時期房源多、租客少。”中介人員坦言,這樣一來,租户不用擔心自己看中的房子會立馬被別人搶走,租房人也就有了更多的房源選擇。

  鄭東新區多家中介公司門前擺放出租信息

  據瞭解,鄭州東區附近的中介房源價位,一室一廳大概是每個月2700~3000,合租一般是1000多。中介人員説,“已經有不少房東主動降低租金或者將支付方式由季付改為月付,但不少人選擇觀望。”

  根據記者調查,在鄭東新區,如果租客選擇跳過中介直接找房東直租,那麼價位要比市場上的中介低很多,一室一廳是1000~700,合租價格是700~500,具體價位還是要根據房型和裝修來定位。

  租客:租房靠運氣 最怕遇到“黑中介”

  對於當代年輕人來説,租房是極為棘手卻又重要的一件事,特別是剛離開校園又匆匆踏入社會的應屆畢業生,如果再遇到不靠譜的中介平台真的是雪上加霜。

  疫情加劇了長租公寓行業原本空置率過高和資金鍊緊張問題,近日杭州、深圳等地紛紛被爆出長租公寓企業“爆雷”跑路現象。據瞭解,有的大學生的房租是通過和中介合作的第三方銀行進行貸款,一次性支付了一年的房租。而房東收不到房租,於是就和中介公司解約。有的地方已經斷水斷電,還有房東上門攆人的情況。最後,中介公司發佈了公告解釋了沒有破產,第三方銀行也採取了相對措施。

  “想找一個靠譜的房源太難了,通過中介整租價格太高,找安置房小區合租室友不瞭解。”今年剛剛就業的張鑫磊(化名)説,有時候感覺租房就是憑運氣了。

  在外打拼的年輕人,都很渴望融入城市,但大多數年輕人在租房時就被困住了,高額房租,不良中介,工作壓力,這些問題困擾了很多年輕人。“不過生活充滿了未知和不確定性,你不知道你會遇見什麼樣的房東,會遇見什麼樣的室友,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體驗。”張鑫磊説。

  白廟社區房東自掛招租信息

  律師:確定租房前核實房東身份 不要從“二房東”處租房

  為了應對近期出現的長租公寓“爆雷”事件,住建部9月7日發佈“關於《住房租賃條例(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明確租賃企業、房產中介不得違規提供金融產品和服務。

  企查查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共有在業、存續的房屋租賃企業162萬家,今年上半年共新增房屋租賃相關企業17.2萬家。受疫情影響,今年一季度註冊量均低於往年同期,僅為6萬家,同比下降17%。但疫情的影響把租房形式從“短時間高峯”轉變成“階段性長時間穩定”,二季度企業註冊量迅速上升至11.2萬家,超過前兩年同期水平,同比上升16%。

  與人口流向相關,房屋租賃市場主要集中於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經濟發達地區及沿海地區。河南房屋租賃企業數量為9萬家,僅次於山東、廣東、江蘇、河北之後,位列全國第五。

  對此,河南法本律師事務所付洋律師表示,大家儘量選擇正規房產中介租賃房屋,確定租房交付租金前一定要核實房東身份證及房產證登記房主姓名是否一致,與房主本人簽訂書面租賃合同;儘量不要從“二房東”處租房,以防出現“二房東”收取租金後“跑路”等情形,與房主產生糾紛。